2006-08-11

做愛後,動物感傷

Post Coitum, Animal Triste

“Post Coitum, Animal Triste“

這是一部電影名稱,高三時候上映的,我沒有看過,可是這部句話總是會在某些特別的時刻浮出腦海,像是在考完模擬考後,或是這次的workshop發表結束後。
離開北科大後,我從新生南路一路走到了台北車站,一直走,沒有想要停下來的慾望,就是希望可以這樣一直走下去。一路上,眼淚不知道為什麼一直掉,大概突然覺得很寂寞吧,打電話給在羅東的z,他手機沒電沒辦法多講,這又更寂寞了。我一邊走一邊唱著歌,希望可以填滿心中的空虛。

天空很藍,可是我卻在哭泣,覺得自己好小好小。

10 comments:

shower said...

你可以唱卡通手槍。
請堅強!!

Anonymous said...

阿甘正傳 之蕭胖走新生南路

我在羅東喝大腸桿菌水




zric.tsai

patrick said...

這照片很酷說~ Alpha

cello said...

今天我找回了一點單純快樂的感覺,希望妳也是,還有,我喜歡妳的照片。

seafood said...

情感的波動總是持續約一天就平息了,又回到以前的樣子。

Anonymous said...

因為妳沒洗澡又愛睡覺....完


zric.tsai

nyny said...

看到你寫這篇 我哭了...
因為我現在也在一段很想哭的世界裡

記得我說過的男生嗎?
他竟然給我生病了... 開了一次刀 可能還要在開一次...

腦部手術...

我現在只覺得我不想離開他身邊........

seafood said...

我覺得可以哭是很好的,可以有不同的情緒波動。想的也會跟平常不一樣。
套句我朋友的朋友說的話,她說現在腦部手術那麼發達了,一定沒問題的!!
跟他說:一定沒問題的!!

Anonymous said...

啊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
蕭胖早上的懶腰


zric.tsai

fish said...

孫燕姿加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