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6-10-22

12321

得知消息後,淚水從眼角溢出,一滴,兩滴,三滴,總共三滴。

床上的被單留下兩處水痕,因為其中兩滴混合形成一個較大的斑點。

就這樣,我沒有想到就這樣。

我以為至少會用掉半包的舒潔抽取式衛生紙,結果還沒用到一張,就已經結束了。
在思考為什麼我的眼睛只擠的出這幾滴水的時間,被單上的水痕也開始慢慢退去,
一開始憤怒的情緒,也漸漸消失,連帶著產生情緒的自我也像是死了一樣沒生沒息。

好熱,好悶。
自我不見後,對外界的感覺反倒是靈敏了起來。(不是都已經十月中了?怎麼還這麼熱?這麼悶?)

"大概是天氣的關係,所以身體沒有多餘的水分可以排出吧!"
趴在床上的我,回神想到這個理由,被單上也已經完全看不出來原來淚水的痕跡。

"今天還真是他媽的熱阿..."

我望著被單想著。

2 comments:

zric said...

妳安逸的時候是很好的景色
但有些習慣

妳不安逸 非但要搶過話來主導 局面
那顯得睿智多了

veronique lee said...

沒有多少事情會永遠覺得值得
只有催眠自己值得 造就所謂堅持(也或許同時無謂)

但是當下的眼淚最誠實而可貴
連奇士勞斯基都說:「我是否有權力去拍攝別人真實的眼淚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