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6-10-26

Bonsoir, Mr.

回家的路上,躺著一片白吐司。沒有被人踩過,沒有被車輾過,也沒有被狗咬過,一片完美無瑕的白吐司,只不過不是放在家裡的早餐盤上。

(為什麼這個東西會在這裡?)

我停下步伐,盯著他在柏油路上醒目的身影發呆,旁邊走過兩個一起下公車的人,一個是剛補完習的高中生,一個是帶有點時尚感的上班族,他們快步的從黑暗中離開,我也不知道他們有沒有看到白吐司,又或者是看到但並不覺得有什麼了不起,總之,就是頭也沒回的離開了。

[晚安!]
我向地上的白吐司打招呼。
[Bonsoir!]
他說。

(原來是法國吐司阿,難怪晚上還會出來散步呢!)

我用殘破的法文跟他聊了一下,不過他講的我聽不太懂,畢竟我也只學了幾個月,而且還常常沒有去上課,真是不好意思。回去後該認真點,不然總是臉紅的被男友問說為什麼要學法文。

[Au revoir!]
這句我聽懂了,是再見的意思。
[Au revoir!]

互道再見後,法國吐司又靜靜的望著天空。
順著他的眼光,我發現今晚的天空很乾淨,

是可以看到宇宙邊緣的深藍。


地上為什麼有白吐司好像也就沒那麼重要了。

5 comments:

zric said...

.....
布瓜?布瓜???布瓜布瓜??????

沙嚕???沙嚕???沙嚕???????

葛拉機ㄟ

nyny said...

哈哈哈哈哈
上面那個留言好笑....

onza said...

你是被 Z附身嗎?故事文連發。

seafood said...

最近看的小說比較多,而且大部分都是日本的。

veronique lee said...

跟石頭講話吼